首页   »  武侠古典  »  博马午夜笙歌


时光荏苒,转眼间公司的半年会已经迫在眉睫了。

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三人性福之旅过后,黑子一只手抚摸扣弄着淑凡腿间的秘密,一边走神想着半年会的事。黑子回过神来的时候淑萍和淑凡已经累的睡着了。黑子轻轻的亲了一下淑凡的小蜜穴,搞的淑凡一声淫哼,又转身想亲一下淑萍的,可见她那黑黑厚厚的大黑木耳就没了性趣,在她小腹上亲了一下,下床洗澡去了。自从三个人在一起之后,淑凡跟黑子是无处不媾合,卧室、洗澡间就不必说了,阳台、屋顶露天小花园、车里、办公室、公司电梯,经过这一阵子的努力,淑凡的蜜穴也慢慢开始积累了少许的黑色素,比起处女就不再像以前那样嫩红诱人了,但比起姐姐淑萍的也算是极品了。

黑子之所以会辗转反侧是因为公司今年的半年会要比以往的年会还要隆重,原因是有位重量级的人物要参加这次的半年会。黑子的公司是外资企业,听说岛国最大的股东刚好来天朝考察市场,做调研。碰巧赶在公司半年会那几天所以,哪位大股东决定也来参加一下搅和搅和。黑子因为这事感觉到夜里挺大的,毕竟他只是这个城市的小经理。连个管几个省的大区经理都算不上,见这样的大股东来参加会议肯定会紧张的。

一连几天黑子都在为迎接岛国大股东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居然连淑萍这几夜彻夜不归也没注意到。自己的床上少了个女人都没注意,得专注到什么程度啊?不过黑子这人就是做事专注才从当年年那个嫩嫩的大学小毕业生爬到了今天这个位置的。黑子不忘让淑凡去打听一下这位大股东的来历。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做事前做好充分准备,这一点也是黑子的一大优点。

一连几天淑凡放下所有的工作,甚至不去公司。着手调查这位岛国大股东的来历。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晚上淑凡拿着厚厚一打关于这位神秘股东的资料回到别墅,兴高采烈的拿给黑子看。几天紧张忙碌的准备工作也算做的差不多了,现在淑凡又拿来了自己想要了解的资料。唯一美中不足之处就是现在订的那家开会办“啪”用的五星级酒店并不是很上档次,不过听那家酒店的经理说这已经算是这个市里最好的了,其实酒店的老板没有说之一。而黑子情急之下也就没多想。订完才越发觉得这酒店并不怎么理想。

淑萍看出黑子有心事,便试探着问了一下。得知黑子对公司半年会订的酒店并不是很满意。淑萍一听居然笑的前仰后合起来。黑子见状气得半死:“淑萍看我笑话是吧?是不是下面又痒痒了?想让我帮你好好疏通疏通‘下水道’了?想让我虐你了?”淑萍收住笑:“这事你不找我,活该你自己愁眉苦脸。玩乐这事是我强项,认识你之前我都把这里的玩遍了。”

“哦?你有更好的地方?说说听听”黑子一把揽过淑萍的腰把淑萍放在腿上一只手揉着淑萍丰满的屁股。

淑萍拍了黑子图谋不轨的手一把:“说正事呢,等会再闹!”黑子放开淑萍,开始认真听淑萍说了起来。“咱们市有个博马大厦你知道不?”淑萍问黑子。黑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博马大厦?只听说过网上有个博马365博彩公司,素有网上拉斯维加斯之称,很牛逼的网上博彩公司呢?咋?这个博马大厦不会跟网上这个博马365博彩公司有关系吧?要是有关系的话那还真有点靠谱。”淑萍笑道:“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不光是因为你哪方面给我的满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喜欢你的聪明。这次还真叫你猜对了,这个博马大厦就是那个素有网络拉斯维加斯的博马356博彩公司的实业经营项目之一。这个公司不光只是网络经营的,还有实体项目的,人家很有实力的,餐饮、娱乐、博彩都有经营。这个博彩大厦就是博马365博彩公司在咱市搞的一个娱乐天堂。没认识你之前,为了来这边陪凡凡,无聊的时候发现的,而且我在那边小赌的时候跟那里的美女客服波波混的还算很熟络的,没准我出面能给你搞个总统待遇呢!到时候准备怎么感谢我啊?”

黑子一把抱住淑萍:“咋感谢?这还不好说吗,今晚你带我去你说的那个博马大厦,我请你跟凡凡好好疯狂一把?”黑子心想着顺便考察一下这个博马到底靠不靠谱。淑萍猜透了黑子的心思,用手轻轻点了一下黑子的脑门:“我还不知道你?哼,什么请我跟凡凡疯狂一下?你就是想去考察考察。鸡贼!还想蒙我。”黑子淫荡的笑了:“疯不疯狂今晚就知道了,嘿嘿嘿。”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这座城市烦嚣的夜生活在一片霓虹中上演,也被这夜幕悄悄的笼罩下显得神秘。黑子在淑萍的指引下把车停在一个并不算繁华的街上,两边的停车位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黑子暗叹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啊,不在最繁华的市中心也能有这么好的客流,这么繁华的景象。黑子还在苦恼找车位的事情,不过毕竟之前淑萍经常来这个地方,下车找了个博马的迎宾把车给人家让人家去泊车了。看来黑子担心的找车位的事情是白担心了,人家上档次的地方停车有专人给泊车的。黑子毕业后辛苦工作爬到现在小经理的位置,说实在的这样豪华上档次的地方还真是第一次来。

下车后黑子被眼前的光景惊呆了。一座霓虹闪耀的大楼竖立在眼前,虽然算不上本市最高建筑物但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楼了。黑子心想真低调啊,这么出名居然还不用本市第一高楼。楼上装点着的霓虹灯闪烁着“博马365娱乐中心”的字样。要不淑萍招呼,黑子都忘了自己来的目的了。

进去之后,黑子更是目瞪口呆。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听着淑萍的介绍这里多少层多少层是博彩娱乐区,大厅、单独包房,应有尽有,简直跟电影里的维加斯一毛一样,澳门?澳门算不上数。多少层多少层是餐饮,服务也是超五星级的。KTV,桑拿,SPA,所有娱乐项目尽收此大厦。要不是淑萍找到了之前认识的美女客服经理波波,今晚就连吃饭都没的位子。

黑子一再请求那个长的身材超级棒、胸部超级丰满、屁股超级翘的客服经理波波带着他去看了一下最豪华的的商务会议中心,又看了看他们公司将来办酒会要用的宴会厅。黑子很是满意,当场就退订了之前那家五星级酒店,在淑萍的关系下让美女波波给帮忙办手续订了一下。黑子心里暗爽起来,今晚要来个全套的,要是运气不错还能把这个超级赞的美女客服经理搞一下。

波波给安排好了晚上的活动,黑子开口邀请波波晚上一块,波波似乎看出黑子想泡她。推拖工作忙走不开就撤了。黑子心想泡不上她,身边不还有两个呢嘛!说着搂着两个美女去之前波波安排好的包间了。淑萍拧了一把黑子的腰,性感的小嘴巴附到黑子耳边小声道:“我妹子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傻,看不出来。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个不知道满足的禽兽泡了我们姐妹俩还不满足还想泡波波。”淑凡歪过头来问他俩叨叨咕咕的说啥呢黑子嘿嘿一笑说没啥淑凡就没再问,黑子扭头在淑萍小嘴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小美人别害怕,就算我泡上了别人我也会对你姐妹俩好滴。”

说话间就来到他们要的包间“博彩娴雅阁”,进去黑子又是一个目瞪口呆。只是一个普通的包间,虽说不上金壁辉煌吧,但比起一般的五星级的酒店算是绰绰有余了。房间正中间是个西式的餐桌,桌上摆放着全套的餐具。房间灯光偏暗,桌上放着充满情趣的蜡烛。烛光晚宴。黑子哪有心思吃饭啊,这会儿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在饭后的娱乐项目上了。

饭后淑萍带着黑子和淑凡俩人去洗了个桑拿就又被淑萍带去KTV包间了。这个包间可不是普通的包间。要说这博马博彩还真是会搞,这里的尊贵VIP只要有要求就没有办不成的事。这个包间就是淑萍的私人包间,有个专门的业务员拿着这个包间的要是,不是本人要求业务员是不会给任何人开门的,除了定期维护设备和打扫房间的保洁人员,就设备维护和保洁人员都是特定的只为这一个房间服务。看来淑萍没少在这里砸钱啊。淑萍联系好拿钥匙的那个美女服务员带着他们一行三人来到包间。服务员跟淑萍客套着:“您有段时间没来了,之前您的所有东西都存放在房间的储物柜里。”打开门的时候服务员看了黑子一眼在淑萍的身边轻声问了一句:“还要别的服务吗?”淑萍摆手,服务员“好的,您的果盘饮品等都在这里了,如有什么需要您及时联系我,随时为您服务。”说着便退出房间将门带上了。

黑子明知故问:“淑萍小美人,刚才那个服务员说的‘别的服务’什么意思啊?”见淑萍查看着房间的储物柜没理他,就跟上去看个究竟。黑子刚凑上前去,只见淑萍的储物柜里放的居然是一些男士延时药品、性趣用品和各种各样的情趣内衣。黑子看到这些哪还有心思唱歌啊。黑子的淫爪狠狠的抓了一把淑萍的屁股,淫荡的目光又向正在点个的淑凡看去。不用说这又是一夜风流。

黑子跑过去抱住正点歌的淑凡在她身上疯狂的摩挲着,没多大会淑凡就性奋起来,停下点歌的小手支在沙发上另一只手摸索着自己的腿间,嘴里发出诱人的轻哼。再看淑萍,这骚女人一提搞这事比谁动作都快,这才多大功夫就把自己打扮成佣人了,一身情趣露屄丝袜佣人装依然穿在她挺拔的身躯之上了。黑子很快褪去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淑凡那边也红着脸慌慌张张的笨拙的脱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黑子那还等的及啊,一下子扑到淑凡身上撕去淑凡身上没来得及褪去的衣服手握钢枪狠狠的插进了淑凡的蜜穴里,淑凡的下面已经一篇沼泽了,所以进出的很顺利,兴奋的黑子并没有忘记淑萍,黑子把淑凡的一只脚放在沙发上不听的挺动着屁股进进出出的抽插着一边把淑萍叫到身边:“快,女主人的下面需要清洁一下帮她舔舔干净”说完黑子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淑萍的屁股上,拍的淑萍的屁股蛋儿嘟嘟的乱颤,淑萍蹲下身子开始用舌头舔舐正在进行活塞运动的淑凡和黑子的下体。好一阵子淑凡的蜜穴已经被黑子乱棒捣的阴唇外翻全身酸软的趴在了沙发上。而这时的淑萍早已饥渴难耐了,黑子对淑凡的黑木耳已经没多大兴趣了,已经被黑子草的松松夸夸的了。黑子托起淑萍的屁股把淑萍放在淑凡身上,黑子的钢枪上沾满了淑凡的体液,黑子双手扒着淑萍的屁股往前一挺,整根阳具一下子就挺进了淑萍的菊花深处。淑萍的菊花比木耳插起来舒服多了。

这一夜,黑子对着淑凡和淑萍的下面四个洞口一夜的疯狂挺动。凌晨,玩累的三人在包房沉沉的睡去直到正午。

工作还得继续,淑凡向黑子汇报了那位神秘股东的资料,那一沓资料能了解到的主要信息除了极少量的关于桥下卉的家庭信息和她在商界是个单身铁娘子之外就没别的有用讯息了。

半年会如期举行,黑子最烦的就是开会。无非就是汇报业绩、工作总结、企业规划和公司重要人员的工作调动,黑子唯一关心的是会后的宴会。开会之前,桥下卉要求私下见见黑子,黑子第一眼见到这个女人第一感觉就是她肯定阅男无数,就跟她能看透黑子内向想啥似的,搞得黑子紧张兮兮的。桥下卉对黑子很感兴趣,开会的时候还把黑子提成了大区经理,黑子一下子就从分区的小经理又一跃成为了管小经理的大区经理。

宴会举办的也很顺利,只是事后黑子都没想明白大股东桥下卉来着发生的这一切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反正自己升官了,桥下卉回她的岛国。一切照旧,想来应该不算坏事。

宴会过后,黑子想好好感谢一下桥下卉对自己的提拔。公司里这样提拔人,黑子还是第一个。黑子在桥下卉回国之前把她弄到博马博彩大厦好好玩乐一下。只是黑子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让黑子带上他的秘书淑凡。

由于淑萍认识里面的人,理所当然的这次对这位大股东的感谢活动有淑萍联系博马娱乐中心安排。

当晚,由于是非正式场合桥下卉穿着并不像半年会那几天那样正式。桥下卉身着一件黑色超短裙,紧紧地包着性感的双臀,黑丝袜紧紧的缠着他修长细致的美腿直伸入那黑色的短裙里面。都说日本女人除了演AV的都个矮、腿短、身材不好,这不也有特例么?

淑萍虽是个风骚少妇,但生长在天朝,也是个特痛恨岛国的好公民。黑子没有想到的是淑萍今晚想好好玩弄玩弄这个岛国的大股东。

一切都进行的恨顺利。晚宴过后淑萍安排几个人一块在淑萍之前的个人VIP房间娱乐。玩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午夜已过,淑萍开始对她打的鬼算盘实施行动了,桥下卉久经商界本是个喝酒很厉害的人,可自从到了淑萍的VIP房间之后就显得不胜酒力没多久就显出醉态。淑萍见时机已到动作开始大起来,手开始在桥下的身上乱扫着。看来桥下是真喝醉了,居然由着淑萍手上的小动作。而旁边的淑凡玩着居然没发现这边的端倪。

黑子见淑萍已经将桥下的上衣脱光了,短裙也被掀了起来。这样对提拔自己的人有点过分了,黑子上前去阻止淑萍。淑萍道:“这女人酒量厉害的狠呐,幸亏我一开始在她酒里下了点好东西。现在你想怎样都行,问啥答啥。操她她都点头。”听到问啥答啥,一个一直萦绕在黑子脑海的问题一下子就蹦出口了:“为什么请你吃饭你要我带上淑凡啊?”.“宴会上我看她看你的眼神不一样,想让她一块来晚上看你好好摧残摧残她。”桥下迷迷糊糊的说着。黑子当然不相信这话,转眼向淑萍看去。淑萍黑着脸,看出了黑子的疑问:“我下的这药比哈利波特上的吐真剂还厉害呢,国外的朋友帮我带回来的。以前用来玩小男鸭的。没想到你这上司居然是个变态,还想拿我妹子开刀。我今晚非整死她”.说着淑萍去翻桥下的包,包里居然装的全是岛国的性爱玩具,一点都不比淑萍储物柜里的少了。看来这女人是想把淑凡往死里整啊。

淑萍又凑到桥下卉面前一只手手用力捏着桥下的脸另一只手啪啪的拍打着桥下的脸问:“你为什么这么变态啊?你看男人摧残女人有快感啊?”.“爸,求你,求你放开我的脸,疼。我愿意让你狠狠的插我。”桥下用岛国语叨叨着。淑萍跟黑子都是一愣,淑萍狠狠的抽了桥下一巴掌:“骚女人,我不是你爸!”.“哥,我想要你的大鸡巴。狠狠的操我。快别打我了,我让你操我。”黑子和淑萍又是一愣。

看来桥下家有乱伦史啊,而且桥下卉的哥哥和老爸不仅是乱伦狂而且还是虐待狂,岛国就是乱。淑萍庆幸自己安排这个活动,要不然到时候黑子被这女人一蛊惑,自己的妹子肯定要遭殃。 所以她决定为妹子报仇,狠狠的收拾这个桥下卉一顿。

淑萍狠狠的撕掉桥下的丝袜,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将桥下的内裤从裤裆里划开。桥下的黑木耳一暴露出来两个人又是一愣,黑黑厚厚的阴唇上居然还穿着金光闪闪的环。淑萍手指勾住两个阴唇上的环狠狠的往两边分开,桥下哼哼唧唧的用日语哼唧着:“爸爸,求您不要这么用力,我的蜜穴快被你撕扯坏了”.黑子一看桥下的大屄突然厌恶感不打一处来,提拔自己的女人居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被自己的老爸跟哥哥草的屄都黑成那样,而且还穿着环。今晚一定要让淑萍狠狠的收拾收拾她,哼,这样的事情她只能吃哑巴亏不会影响到自己前途,甚至可以那今晚的事要挟桥下。

黑子从来没有试过阴唇上穿环的女人,当然也从来没有试过日本女人。黑子让淑萍跟淑凡两个人先自己玩玩预热一下,一会来个4P,这会儿先把这个桥下的骚比好好地草草。淑萍跟淑凡拿着桥下包里的情趣用品去一边玩了。黑子这边三下五除二脱去身上的衣服,一杆钢枪立马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了桥下的面前,黑子拖着桥下的下巴凑到自己的阳具面前,轻声对桥下说;“来,含在嘴里!”桥下迷迷糊糊的半闭着双眼听话的接过黑子的阳具整根的含在嘴里。看来桥下在家里被她爹跟哥哥训练出来了,口活比淑萍好多了。真是个女优坯子啊!黑子双手抱住桥下卉的头挺动着屁股使劲的把自己的鸡巴往桥下的嘴里插。搞得迷迷糊糊的桥下一直干呕着。好一阵子抽插,黑子一股阳精深深的射进桥下的喉咙里,搞得桥下咳嗽不止。黑子扶起桥下卉,将她的一条腿搞搞的抬起,一只手摸进桥下的腿间手指勾住桥下阴唇上的环一拉一松的玩弄着。玩够了黑子把桥下放到沙发上,随手拿个抱枕垫在了桥下的屁股下面,黑子清楚的看到桥下腿间湿漉漉的大穴和后面皱皱巴巴黑乎乎的菊花。黑子暗想,这家人真是禽兽啊,居然把自己的家人草成这样了。居然连菊花都没放过。看来今晚只能玩二手的了。黑子手指勾住桥下阴唇上的环,双手放在桥下大腿上桥下红红的的阴道璧暴露在黑子眼前,黑子屁股一挺狠狠的插进桥下的大穴里。桥下的大穴居然比淑萍的要稍紧一些,而且比淑萍的浅好多。一整根还差一点没插进去居然就感觉骨头碰到子宫了。黑子不留情面的狠狠的一顿抽查,插的桥下嘴角直吐白沫,半闭的双眼微微上翻。黑子从没有这样对待过淑萍淑凡姐妹俩,因为他觉得这两个女人是自己的女人要好好疼爱,好好珍惜。

黑子不管桥下的反应也不管桥下嘴里孱弱的岛国语求饶。翻过桥下的身子,有对准了桥下的菊花狠狠的放了一炮。此时的淑萍淑凡也早已蜜穴淫水横流,饥渴难耐了。黑子招呼淑萍跟淑凡过来一起加入。淑萍跟淑凡屁股上带着没拔出的拉珠一扭一晃的走过来,淑萍顺手拿过一个避孕套里面装上了冰,还点了一根蜡烛放到旁边桌上嘴里嘟囔着:“想蛊惑黑子虐我妹?我让你后悔这么想,我整不死你?整的你疼的跪地求饶也得嘴里喊high!”.

淑萍趴在桥下卉的身上翘着屁股等着黑子的巨棒。在黑子这儿淑萍和淑凡有着明确的明确的分工,淑凡的蜜穴是黑子巨棒的最爱,而淑萍的菊花则是黑子的最爱。黑子啪啪的拍着淑萍的屁股慢慢拔出淑萍菊花里的拉珠,手握着钢枪向淑萍的菊花挺进,进去的刹那只听的淑萍哦的一声浪叫。黑子的巨棒忘情的在淑萍的菊花里耕耘着,淑萍则开始折腾身子下面被黑子草断片的桥下卉了。淑萍一边咿咿呀呀的叫着,一边一只手拿过刚才准备的“冰袋”往桥下的腿间放去,搞得桥下卉嘴里有一阵微弱的讨饶声,淑萍另一只手拿着点燃的蜡烛往桥下卉的小腹上双乳上滴这蜡泪,搞得桥下卉身体一阵阵抽搐。最要命的是书评居然用手扒开桥下卉的阴唇把蜡泪滴在桥下卉的阴道壁上。这一滴不要紧,朦胧中的桥下卉想触电似的全身抽搐,嘴里发出哼哼的低吟。黑子暗叹淑萍真会玩。玩了一会儿见淑萍对“冰火两重天”的反应已经没有刚才灵敏了又拿过桥下卉包里的最大号假阳具放在嘴边吐了口唾沫狠狠的插进桥下卉的菊花里,就像刚才黑子插她一样,她又开始慌乱的求饶起来,这中求饶在淑萍那哪管用?淑萍有拿过一个最大号AV棒打开,用胶带把桥下卉的阴环粘在大腿上,把AV棒狠狠的按在了桥下卉外翻的阴道壁上。桥下卉已经被黑子搞得爽死过去几回,在淑萍的蹂躏下桥下卉又几次达到兴奋的高峰。黑子的钢枪在淑萍的菊花里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爽的黑子嘴里发出呜呜的低鸣,淑萍一边被折腾,一边折腾桥下卉。兴奋地忘情的大叫起来。黑子把淑凡抱起来骑在淑萍的身上,双手抱住淑凡的屁股一头扎进淑凡的腿窝里狠狠的拱起来。淑凡被黑子拱的兴奋起来,毕竟淑凡跟黑子在一起时间没多长,所以性生活过得还算少,还算敏感,被黑子一拱淑凡几次泄身阴精喷在黑子的脸上。黑子一边舔舐着淑凡多汁的蜜穴,一边双手抱着淑凡的屁股抽拉着淑凡菊花里的拉珠。淑凡被黑子搞得瘫软的扶住黑子的肩膀。与此同时,黑子不忘前后挺动,把自己的钢枪在淑萍的菊花里斯磨轻蹭着。

三个女人的叫声形成一段美妙的交响乐,黑子兴奋的低吼附和着三个淫娃的鸣叫。这一夜博马大厦的某个包房里上演了一段美妙的午夜笙歌。

天快亮了的时候黑子已经把三个女人玩的筋疲力尽。桥下卉的药劲虽然退了,可被黑子和淑萍一夜乱搞已经沉沉的睡去,估计要到下午才能醒来。淑凡被黑子的巨棒充实了所有改充实的“洞口”,而且还被黑子的口活搞得神魂颠倒。此刻的淑凡也已经累的睡了过去。只有淑萍,拖着疲惫的身体强忍着下体的微疼穿上衣服帮黑子把桥下卉送回包房。黑子一个人竟能料理桥下卉的,淑萍帮忙其实是另有想法。她想最后搞一下桥下卉。把桥下卉送回客房,淑萍拎过桥下卉的包,把桥下卉阴唇上的环用胶带重新粘到腿上,让桥下卉的阴道壁外翻。拿过最大的那根假阳具重新插进桥下卉菊花里,又把一个AV棒打开微震用胶带缠在桥下卉腿间。这一系列的动作,桥下卉除了微弱的哼了几声居然没有像昨晚那样强烈的性奋。淑萍给桥下卉盖上被子和黑子两人退出包房回房间接淑凡回家了。回到房间黑子抱起赤身裸体的淑凡找了一张干净的桌布把淑凡裹起来准备走。刚抱起淑凡,一跟假阳具从淑凡腿间滑落。擦,刚才玩性奋了居然忘了淑凡下面还插着个这玩意儿,淑凡一声轻哼搂住黑子脖子继续睡了。

桥下卉醒来的时候果然已经下午了。见自己身上满是红痕再加上下体被插的满满的兴趣用品,脸突然红了起来。她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却只记得新提拔的大区经理答谢自己请吃饭娱乐,而且还如愿以偿的亲眼看新大区经理摧残了他的贴身秘书。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身上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了。越想越头疼,干脆不再想了。拿掉身上的东西拖着疼痛的身躯去洗了个澡。不知道昨晚在这个新经理面前做了什么,自己的蜜穴、菊花一阵阵的刺痛。

黑子跟淑萍、淑凡的生活继续着,只是他们的夜生活又多了个去处。桥下卉没在这里多停留,退掉下榻的博马365博彩大厦宾馆部,离开了这个城市,离开了这个国家。